姐夫的荣耀 第二十一章 三千人不如一个人

家庭乱伦 admin 暂无评论


我一听到小君的笑声,就知道会空欢喜一场,抱着一丝希望回过头,果然连那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小君不仅没有穿上内裤,连卡通睡衣也穿上了,她一脸笑嘻嘻的,还晃动着两束怪异的羊角辫子。

我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怎么绑这么奇怪的发型?很好看吗?”

我的心情有点郁闷,忍不住挑小君的毛病。

如果是平时,小君一定会鼓眉瞪眼地反击我,可这次她却笑嘻嘻道:“不错,很是难看,我是故意这样乡的。”

“故意?”我没好气的问。

“那当然,李香君天生丽质、国色天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三千……什么三千人不如一个人……”

“三千粉黛无颜色。”我忍着豸_上一句。

“对!我李香君还让三千粉黛无颜色。这么美的人三更半夜到处跑一定很危险,所以我就故意打扮得难看一点。”小君大笑,笑得花枝乱颤。她难看吗?鬼才相信。

“哎!”我摇头叹息,心中嘀咕我这表妹说她聪明吧,有时候又傻得离谱。

说她笨吧,有时候又智商过人,我真糊涂了。

“哥,别生气了,我们去找把柄好不好?”小君见我叹气,大眼睛向我眨呀眨的,我都分不清楚这是眼神还是电波。

“嗯。”没能看到小君换上内裤我有些失落,但我还是想起小君今天来KT的目的。

“笑一个好不好?最多……最多过两天,我再……再穿给你看啰。”小君嗲嗲地向我撒娇。

“真的?”我如同捡到了一袋金子,顿时心神激动、大喜连连,忍不住扑向小君想吻她的小嘴。哪知道小君滑得像一条泥鳅,身形一闪躲过了我的熊抱,笑嘻嘻地跑进杜大维的办公室。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和小君才把肥胖的杜大维搬上沙发,清理完地上的碎瓷片。等整理妥当后我才搜出杜大维身上的钥匙,一一打开他办公室里的柜子和抽屉。

我纳闷:“你怎么肯定杜胖子一定把辛妮的把柄放在办公室?”

小君歪着脑袋回答:“我想过了,他怕玲玲姐,一定不会放在家里。他要欺负辛妮姐姐,就一定把把柄放在办公室里。”

我色眯眯道:“有点道理。”

小君白了我一眼,把双手抱在胸前:“找一下啦,找不到就算了。”

正当小君也要埋头翻找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若找到了戴辛妮的证据后又该怎么办?眼下也不能拿走和销毁证据,因为杜大维发现证据失踪后,肯定会怀疑我和小君。在公司里我根本没能力和杜大维公开对抗,不但不能和他对抗,我还要仰仗他的提携。如果把证据销毁或拿走,那岂不是损人不利己的失策之举?

想到这里,我差一点惊出冷汗。干咳了两声,我假装焦急道:“小君,你别找了,快去门口替哥把风。万一有人来,你也好提醒哥。”小君一听,连连点头,一转身,像只兔子似的跑出了杜大维办公室。

我奸奸一笑,这才开始我的寻秘之旅。

文件柜里除了文件外,什么都没有,我很快把文件柜关上。

拉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保险套、春药、香水、DV……

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当然,还有一大叠钞票。

令我惊异的是,我在其中一个抽屉里居然发现一大堆女人的内裤和内衣。惊异之余,我也哑然失笑,原来杜胖子和我一样,都有收集内衣的癖好。

我继续翻找,几乎把整间办公桌的里里外外都找遍了也没发现关于戴辛妮的文件资料。我不禁大失所望,心想:“是不是证据都存在电脑里呢?”

刚想打开杜大维的电脑,突然一个抽屉的容量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是左边第二格的抽屉,里面放着咖啡、香烟、小瓶的白兰地之类的东西。

东西不多,却把整个抽屉占满了。和另外几个抽屉相比,这个抽屉的容积少了一半,这很不正常。通常连着三个抽屉,不可能容积不对称,唯一的可能就是有暗格。

我把咖啡、香烟、白兰地这些东西全部拿出来,然后摸索了一会。突然抽屉尽头的一块挡板被我乱压乱推中给推开了,露出了一个小空间,我继续把挡板推开,一下子小空间就豁然开朗,里面静静地放着几个厚厚的文件袋。

取出其中一个文件袋,又从里面抽出几张文件仔细看一下,我不禁大吃一惊。

这里面记载着很多公司内部涉及广泛的机密!我看了半天,看得冷汗直流、心惊胆颤,赶紧把这些秘密文件物归原处,整理好办公桌。确认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才把钥匙放回杜大维的口袋。

“哥……找到了没有?”小君娇小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边,她娇嗲的声音也把我从紧张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我木然点点头,搂着小君的肩膀欲要离开:“小君,你年纪还小,大人的事情你别搅和了。你要相信哥哥。”

“当然相信啦!最好放一把火,把那些什么破烂全部烧掉,来一个毁尸灭迹。

嘿嘿,那样辛妮姐姐就不用担心被这个死胖子威胁了。”小君头脑简单起来比白痴聪明不了多少,我只能苦笑。

“小君,哥哥以前教过你,凡事多想两三步。人在江湖,有时候往往身不由己。杜大维将来有可能成为KT的大老板,我们要毁掉证据很简单,举手之劳而已,但以后我们兄妹俩再也无法在KT立足了。”

“不立足就不立足,大不了我们一起回家,只要和哥在一起,我去哪里都无所谓。你看着办啦!我……我去看看有没有人来。”小君好生激动。不过,说完这句话,她一副害羞扭捏的样子。见我无动于衷,她咬咬牙、跺了跺脚,转身跑到投资部的大门边东张西望。

看着纯真的小君,我更加感叹,感叹世间多奸险。让小君留在KT里,只怕小君这朵纯洁的花朵会很快蒙上灰尘,但我也无奈,毕竟小君始终要成长,她终究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物。只是我期望小君成长的时间慢一点,让我多享受她的可爱和纯真。

“铃……”我的电话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进入了我视线,我赶紧接通。

“辛妮,怎么还没睡?”电话是戴辛妮打来的。这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了,戴辛妮居然还没有睡觉。

“嗯,没有打扰你工作吧?”戴辛妮的语气有些委靡。

“当然没打扰,你怎么知道我在工作?”

“小君告诉我的。”

“哦,听你的口气,好象不开心?”我温柔地问。

“是啊,我……我想说,我……想离开KT。 ”戴辛妮幽幽地说道。

“为什么?”我笑问。其实我不用问就猜到戴辛妮为什么要离开KT。 尽管她很倔强、很好强,但面对三千万的亏空,她选择逃避似乎预示着她既不愿牺牲自己的身体,又无能为力填补这个巨大的亏空。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待下去了。我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生活,在KT,我……

我会发疯的……呜……”电话里传来戴辛妮的哭声,哭得很压抑。一个人哭是为了释放感情,但连哭都压抑,那么这个人的身上一定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戴辛妮的哭声让我肝肠寸断,也让我热血上涌。我明白戴辛妮的痛苦,她如今食不知味、睡不安寝,整天提心吊胆,害怕有一天东窗事发会身陷囹圄。怪不得当初讨内衣时我说要报警处理,戴辛妮表现得异常害怕,原来她内心里有更深的担忧。

然而,戴辛妮希望我和她一起离开KT,想逃避责任和法律却是极其短视和无知的行为。唉!女人始终是女人,哪怕她再强势,一旦遇到严重危及自身的事情,就会变得懦弱和无助。

我心里充满了怜惜,尽管我也没有能力帮戴辛妮填补亏空,但我此时充满了勇气。期货能一夜之间令人破产,也能一夜之间令人暴富。为了挽救我的女神,我当然竭尽发挥我的技能,只要分析和计算准确,要想在短时间内赚取三千万并不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

我已深深爱上了戴辛妮,她是我心中的女神,哪怕她有过错、哪怕她贪污,我都不会怪她。

等戴辛妮的哭声稍缓,我沉声道:“辛妮,请你放心,一切有我。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将在三个月内赚到五千万,然后把你娶回家。”

“赚五千万?中翰,你……你说什么?我……我不是很明白。”戴辛妮的口气异常惊讶,她显然想不到我会说出一个奋斗的目标,而这个目标其实也是戴辛妮的期望。

“怎么?你是嫌少还是不相信我能赚到?”

“五千万,好象很夸张耶!”

“呵呵,一点都不夸张,你要相信我。好了,别说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我熬汤给你喝,你想不想喝?”我意味深长地问。

“想。”戴辛妮柔柔地答应了,没有半点迟疑。

“想就好。”我大笑。又说了几句绵绵情话,才挂断了电话。

回头看看躺在沙发上熟睡的杜大维,我不停思索、回忆刚才我所看到的公司秘密。渐渐地,一个更大胆、更疯狂的计划浮现在脑中,既然杜大维他们在利用我,我为何不去利用他们?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要想不被凶狠的豺狼撕噬,我就不能做一只小绵羊。即便不能做狮子成为王者,也要变成一只狐狸,游走强食者之间。

从现在开始,我人生第一次有一个奋斗的目标,那就是赚取五千万。

从现在开始,我人生第一次有了敌人,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一个是杜大维,另外一个是朱九同。

相比两人,我现在才发觉朱九同更阴险、更可怕,也更强大。我必须先打败朱九同,然后再回头对付杜大维。不过,以我目前的实力要对付朱九同和杜大维,简直是痴人说梦,我的能力太渺小了,就算是把朱九同赶下台,那么坐大的杜大维也让我望尘莫及。到时候只怕我还没报复杜大维,就被杜大维踢出了KT,毕竟我与葛玲玲有染,妒忌心极重的杜大维大功告成后,第一要赶走的人肯定非我莫属。

不行,看来我还要找一个挡箭牌,这挡箭牌应该找谁呢?我思考了半天,一个人浮了出来,这个人就是罗毕。

没有人天生愿意做老二,做老二做久了,心里就一定想着做老大。

罗毕做KT的二号人物足足做了十一年,以他豪迈的性格,他绝不应该甘居人后,除非他一直没有机会。如果我让他看到机会的曙光呢?

想到这我笑了,笑得很奸。

849 美分。美国大豆期货市场收市后的最终盘价,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意味着我为公司赚了将近五百万美金,按规定我将可以得到五千美金的佣金,虽然数目并不是很多,但我的自信无疑得到决定性的提高。

已经是凌晨了,小君本已入睡,她一直蜷缩在我怀里,但激动的我还是把小君摇醒。听说我赚了五千美金,她迷糊中嘟哝着:“我想买条裙子,我还要一个袋子,那个帆布袋脱线了。”

“行,哥买给你,还想要什么?”我的手趁势滑入了小君的胸口,入手处温软如玉。

“哥,你怎么老摸人家?我又不是你女朋友。”小君盯着我的手大声娇嗔,她清醒了过来。

“你是我小姨。”我坏笑。

“就算是你的小姨,你也不能乱摸呀!”小君大声抗议。声音嗲嗲的,我怎么听都觉得舒服。

“你没听说小姨是姐夫的半个屁股吗?”我大笑。

“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小君摇摇头。

“就是说,姐夫可以摸小姨的乳房。”我的手在用力。凭小君的聪明,她不可能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她只是在装傻,聪明的女人往往懂得装傻讨男人欢心。

小君年纪小小就具备讨男人欢心的手段,真可谓是天生媚骨。我实在忍不住,低下头含住了小君的红唇。

“唔……唔……有这么色的姐夫,我真倒大霉了。”小君吸了一下我的舌头,我还没有享受够,她就脱离我的湿吻。

“再亲一下好不好?”我揉着小君的乳房小声问。

“亲你个头呀?我们回家啦!天快亮了,等会就有人来上班了。”小君瞪了我一眼。

我看向了窗外,果然天已经蒙蒙亮了。

虽然一个晚上没有睡觉,但我一点都没有困意,除了有可爱的小君陪伴外,能够一下子赚到五千美金更让我兴奋。一夜的收获就超过了两个月的工资,这让我对物欲的期望达到新的高度。

有了钱就有了一切,这个普世的人生观,我无可避免地随波逐流了。望着娇嗔可爱的小君,想起柔媚绰约的戴辛妮,我心里想的,就是让这两个女人得到更多物质上的满足。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我天生命贱,我总希望哪怕自己再辛苦、再冒险,也要满足我的女人。

“小君,你喜欢过平淡的生活,还是丰富多彩的生活?”我爱怜地为小君整理了一下睡衣。

小君撇撇嘴:“废话,我当然喜欢丰富多彩的生活啦!我喜欢穿漂漂亮亮的衣服,吃各种好吃的东西。我还喜欢去旅游,喜欢瑞士的雪山、艾菲尔铁塔……”

小君滔滔不绝地把她的梦想告诉我,发现我笑眯眯地看着她,她不好意思再说下去。突然眼珠一转,幽幽地说道:“不过,如果哥不欺负我,对我好,我和哥还有爸妈一起,过平淡的生活也不错。”

“小君真的很讨厌哥欺负你?”我突然心中一动,盯着小君问。

“我……我当……当然讨厌啦……哎呀,不说啦,我们走吧。”小君突然大羞,说话吞吞吐吐的。见我在坏笑,她急忙从我身上跳下来,像只兔子似的跑出了投资部。

虽然知道了樊约是美人计,但我还是被她的美貌所折服,把小君送上回家的计程车后,我找了一个借口返回伯顿酒店。

天还没有完全亮,伯顿酒店大厅一片安静。我的鞋跟在光亮的地板上敲出很有韵律的脚步声,那是心情愉快的脚步声,连我都注意到声音非常好听。

“嗒……嗒……嗒……”就在我快要进入电梯的时候,我的脚步声却被另一种脚步声打乱。脚步声来自身后,那是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声音很清脆,可以判断出鞋跟很高。我喜欢女人穿高跟鞋,女人穿高跟鞋走路的样子最迷人。

我刚想回头,清脆的脚步声就戛然而止。一个绝美的女人走了过来,与我一前一后进入了电梯。

怎么是她?女人有着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瓜子脸,薄薄的嘴唇两边各有一个凹陷,那是迷死人的酒窝。女人不但绝美,打扮也很优雅,一件白色的柔丝衬衫、一条蓝灰色的西裙,裙子虽然很紧身但长及膝盖,脚下果然是一双精致的高跟鞋,白色的。特别的是这个女人也有一头流瀑的秀发,站在我面前,她婉约得像一个处子。这是一个让男人看一眼就终生难忘的女人,用一句话形容就是雨涤青莲。

青莲就已经是一尘不染了,何况还经过雨水的洗涤?

这雨涤青莲就是我们公司里最神秘的公关,在KT的一年中,我见她的次数比见总裁的次数还要少。但我对这个女人印象非常深刻,男人对绝美的女人总是印象深刻。遗憾的是我从来没有和她说过半句话,因为这个女人不苟言笑,脸上虽然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但却让男人不敢接近、不敢攀谈。她,就是唐依琳。

在KT里,各个美女都有自己的特点。葛玲玲最美、戴辛妮最冷傲、庄美琪人缘最好、章言言眼睛最大、王怡身材最高、赵红玉最风骚、樊约最清纯、罗彤最温柔、何婷婷最嚣张、郭泳娴最有韵味,而唐依琳却最神秘。她虽然是公关,但似乎从来不用上班打卡,她是公司里最特殊的人物。

唐依琳见到我的一瞬间,愣了一下。按下十楼按钮后,她似乎思索着在什么地方见过我。

我也愣了一下,因为我也是到十楼。嘿嘿,真巧了。

“你好象是KT的人?”唐依琳淡淡地向我笑了笑。

“是的,你应该是唐依琳吧?”我也回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其实,我对漂亮的女人一向很谦卑,我总希望得到美女的青睐。如果是以前,我面对唐依琳这样的脱俗美人,会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只是半天前,我从杜大维那偷听到的话中知道唐依琳的底细。这个脱俗美人与上宁市权贵的关系非同寻常,怪不得KT在她眼里如同超市,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对这样的女人,我从心底就产生了敬畏。

出道那么多年,我一直谨记前辈对我的教诲,前辈告诫我世间有两种女人不能轻易去碰,一种是大企业、大公司的女强人,另外一种就是官场的女人。这两种女人非常危险,要是碰上了,一不小心就有人命堪虞的问题。

“嗯。”唐依琳用鼻音轻轻应了一声,对我知道她的名字,她肯定不感到奇怪。

像她这样极品的女人,男人总是想方设法地打听她的一切,何况我与她同一个公司。

既然对唐依琳已经产生了敬畏感,她的笑容对我来说不再梦幻,我显得很平静,她跟我打招呼,我才礼貌回应一下。如果她假装不认识我,我也不会主动跟她攀谈。

“我……我是来见一个朋友。”唐依琳想解释为什么天刚亮就来酒店,毕竟一个女人在酒店出现很容易引起别人的猜疑,何况是凌晨时分?但她的解释反而让我觉得她的“朋友”很不一般。

于是,我淡淡地“哦”了一声,这淡淡的“哦”却不经意流露出了排斥意味,等于告诉唐依琳,我并不想与她多聊。唐依琳的脸色果然微变,虽然变化很细微,但是我还是注意到了,她的笑容瞬间消失,脸部的肌肉也有些僵硬。好在她风华绝代,就是板着脸也有摄魂夺魄的美人气质。

我和唐依琳不再说话,电梯无声息地到了十楼。踏出电梯时,唐依琳发现我跟在她后面,她又愣了一下,然后继续走,但我还是跟着。她怒气冲冲地回头,语气有点生硬地问:“你这是在跟踪我?”

我耸耸肩:“哦,不是。我回房间。”

“几号房间?”唐依琳警觉地问。

“1016。 ”我淡淡地说。

“什么?”唐依琳惊讶地放大了眼睛。

站在1026号房前,我看着唐依琳,而唐依琳则站在1028号房前看着我,两个房间正好面对面、门对门。我开始觉得好笑,这真太巧了,我估计1018号房间里应该还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或许就是张思勤的儿子张亭男。

为了证实,我进入1026房后,关上门就迅速地贴近猫眼处,窥视对面的1018号房。

门外,唐依琳还是没有敲开1028房,她盯着我的房门,死死地盯着,仿佛知道我正在窥视,也许是不想让我知道她的秘密,她迟迟不敲1018号房间。过了一会,唐依琳拿出手机,好象拨了一个电话给谁,通完电话后,唐依琳才按下了1018号房的斗铃。

1018号房门打开了。我刚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男人开门,可这时我的眼睛偏偏被蒙上了,被一双又嫩又香的小手蒙上了。耳边传来樊约清脆动人的笑声:“看什么呢?”

“把一个大美女拐走了,我当然怕有人恨我,所以我看一下身后有没有人跟踪。”我笑着叹了一口气。

“哦?那有人跟踪你吗?”

“有啊?很多。”

“有比你帅的吗?”

“没有。”

“嘻嘻,臭美。”

拉开了樊约的小手,我的心律一下子就紊乱了。樊约身上只穿着诱人的内衣,灯光下,她前凸后翘的身材纤毫毕现,一条小小的蕾丝内裤也把妙处勾勒得隐隐约约,简直让人喷血。我一把抱着她,温柔地问:“你没有睡?”

“睡了一会,就睡不着了。”樊约像只小鸟一样,依偎在我的胸膛。

“为什么?是不是想我了睡不着?”我坏笑。

“呵呵,不是,是外面有人在吵,我被吵醒了。可能有人喝醉了,大嚷大叫的。”

“哦?”我心中一动。

“我还以为……以为你不来了。”樊约幽幽地说道。

“怎么会不来?我的小樊这么漂亮,想都想死我了。”

“想我?想玲玲姐吧!”

“怎么说想她呢?我不是来了吗?”

“才怪,我知道你喜欢玲玲姐,是男人都喜欢玲玲姐。”

“那你知道我喜欢你吗?”我把樊约搂得更紧了。她鼓鼓的乳房紧贴着我,我的双手抚摸着她柔滑的玉背,沿着脊椎往下滑,滑到尾椎下。我摸到了一个凹槽,只有屁股很翘的女人,尾椎骨下才会有凹槽。

“不知道,也不相信。其实我昨晚不是装醉,我确实是醉了,但后来被你们吵醒了。”樊约努力解释着,似乎想证明她并不虚伪。因为女人假醉意味着对男人倾心,意味着可以让男人胡作非为。

通常的情况下,主动解释就是掩饰。如果我先询问她后解释,那才是解释;所以樊约越解释,我越不相信。

“这样说来,你一定看到我和玲玲姐做爱了?”我坏笑,忍不住吻了一下樊约的鼻子。樊约有一个很漂亮的鼻子,不高不低,但鼻尖很圆、很翘。

“不是做爱,是……”樊约娇笑。

“是什么?”我忙问。

“是……是强奸……哼,要是被杜经理知道你就惨了。”

“我不说,玲玲姐不说,杜经理怎么知道?”我假装很惊慌。

“你怎么知道我不说?”樊约露出一丝狡黠。

“因为,今天之后你就会喜欢上我,就不会忍心出卖你喜欢的人。”我扯落樊约的内裤,揉起了她左右两边的臀肉,臀肉很结实、很弹手。

“呸,我才不会喜欢上你。”樊约不敢看我了。她的脸开始发红,红到脖根。

“你会喜欢上我的。”我的手指滑进了她绷紧的股沟,股沟绷得太紧,我根本不能深入。但我有办法,只用一根手指顺着股沟来回刮动,那紧绷的股沟瞬间就松开,我的手指一下就滑到了肛门,轻揉一下肛门,樊约就像条蛇一样乱扭。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