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荣耀 第十七章 白金项链

家庭乱伦 admin 暂无评论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虽说早知戴辛妮挪用公款的数目,但从葛玲玲口中说出来还是令我震撼。

我暗思戴辛妮太大胆了。

“怕了吧?把这些秘密告诉你,你应该知道谁对你好。”葛玲玲似乎不把我从戴辛妮身边拉走誓不甘休。

“我惹你生气,你为什么还对我好?难道你喜欢我?”我露出感激之色。

葛玲玲风情万种地看着我:“别过分自信,以前我是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过,今天我有点喜欢你。”

“今天?”我既纳闷又好奇。

“对,因为那条项链,你送我的那条白金项链。我可以告诉你,今天不是樊约的生日,而是我葛玲玲的生日。本来这条白金项链我想自己买给自己当成生日礼物的,没料到却被你先买走,更没料到你又送给我。失而复得的感觉太好了,我真的好高兴。”

葛玲玲陶醉在她的愉悦当中,充满感情的话语表明她确实很高兴。

我却勃然大怒:“既然你如此喜欢,为何说扔就扔?”

“噗哧。”葛玲玲大笑,她拿起棕色提包,从提包里拿出了小锦囊,只见眼前一亮,一条闪着白光的链子出现在我面前。链子上精美的星月形状告诉我,这条项链就是我送给葛玲玲的礼物。

我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急忙问:“那扔出窗口的是什么?”

葛玲玲掩嘴失笑:“是我把用来抹鱼子酱的餐刀丢啦!”

“啊!”我惊呼。都说女人善演,成熟的女人演起戏来自然驾轻就熟,我佩服不已。

“这么漂亮的项链,我又怎么会扔呢?”葛玲玲白了我一眼,我又看到那片水雾。

“你骗得我好苦。”我有些不高兴。

葛玲玲眨了眨眼,也不否认我的嘲讽:“那你说,我戴这条项链是不是真不如小樊戴好看?”

我抓住葛玲玲的目光,连连摇头:“不,这条项链非你莫属,你戴最好看,最美。”

葛玲玲不再凶悍。她温柔得像个淑女,羞涩得像一个少女:“既然你这么说,那你可以帮我戴上吗?”

我像个傻子似的猛点头:“非常乐意,非常荣幸。”

客房的灯光很柔和,照在玉脂般的肌肤上。我产生了幻想,仿佛在为我的新娘戴上婚纱头花,坐在我面前,背对着我的丽人,仿佛就是我的新娘。我的手在颤抖,当项链挂在葛玲玲雪白的脖子时,我一遍又一遍惊叹她的美貌。

“好看吗?”葛玲玲转过身看着我。

“好不好看你不知道?”我呆呆地反问。

“我怎么知道?这又没有镜子。”葛玲玲突然撒娇,我心颤不已。

“走,我们到小樊的睡房,那里有镜子。”我突然抓住了葛玲玲的手,把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葛玲玲愣了一下,她下意识想甩开我的手。但我紧抓不放,葛玲玲甩了两次见甩不掉,也只好由着我。

半拽半拖,我把葛玲玲带到了睡房,拧开电灯来到大床边的梳妆台前,我瞥了一眼床上的樊约,她此时已沉沉入睡,苗条的身子摆成了一个弓字形。也许在做什么好梦,樊约竟然发出断断续续的呢喃。葛玲玲忍不住轻笑,她看了我一眼,仿佛在暗示我佳人可期。

我没有笑,我只喷出浑浊的粗气。此时我的心脏跳得厉害,我害怕一张口心就从口里跳出来。

我拉着葛玲玲走到梳妆台上的一面大镜子前,又拧开了台灯,柔和的灯光把葛玲玲照耀得分外妖娆。

镜子里的葛玲玲没有笑,但笑意布满她的美脸,她似乎很满意这条星月形的白金项链。

其实,白金项链只是时尚并不高档,更谈不上奢华。但这条项链却赋予葛玲玲清新脱俗的气质,而她非常享受这种气质。所以她今天没有穿礼服也没有穿裙子,而是穿上牛仔裤和清爽的无袖低领上衣。

她这身打扮就是为了搭配这条白金项链。裸露的脖子、雪白的肌肤和销魂的锁骨正好为一条脱俗的项链腾出了地方,白金项链挂在她的脖子上简直就成了画龙点睛的一笔。

“好美喔。”我不厌其烦地重复我的赞叹。葛玲玲向我眨眨眼:“你说人呢?

还是说项链?”

我弯下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当然是人。”

葛玲玲很意外,她似乎等我这个动作等了很久,绝美的脸上略带娇羞:“算你会说话。你老实告诉我,我真的像你初恋情人?”

镜子前,她美目盼兮、柔媚动人。

“你……你怎么知道?”我突然想笑,想不到我编的一个小故事却骗过了凶悍的葛玲玲。总不能破坏这旖旎的时刻,我无奈地继续欺骗下去。

“真是可怜的孩子,怪不得你看我的眼神我总觉得很特别。”葛玲玲不经意间流露出温柔的母性,她的温柔深深感动了从小缺少母爱的我。

我冲动了,我就喜欢这种母性,这是一种最原始、最美好的东西。我用颤抖的双手按住了葛玲玲圆削的香肩:“你坐下来,我来告诉你如何安慰一个可怜的孩子。”

葛玲玲没有拒绝,她款款坐下。我贴着葛玲玲身后站着,只稍稍地把头低一点,就看到了令我冲动的乳沟和两只丰挺的乳房。

“你的眼睛看哪?看来你并不可怜,倒是很可恶。”葛玲玲从镜子里发现了我猥琐的眼神,她冷笑不已。

“我是真的很可怜,我居然还不如一条项链。”龌龊的心思被揭穿,我脸上发烫。

觉得自己远远没有一条项链幸福,可以贴近美人高耸的胸脯。

“确实,我是喜欢项链多过喜欢你。”葛玲玲在讥笑。

我用甜言蜜语反击:“那我情愿变成一条项链,挂在你的脖子上。”

葛玲玲的美目很快就聚集了一泓春水,水雾弥漫、如梦如幻。我的双手适时沿着圆削的香肩顺势而下,越过销魂的锁骨,滑过丰满的胸脯,抓住两座挺拔的乳峰。

“你……”葛玲玲对我的贸然行动猝不及防,我把两座乳峰牢牢握住了,她才发出勾魂的呻吟。出乎我意料,葛玲玲并没有反抗。灯光下的葛玲玲闭月羞花,动人心魄。

“好挺。”我轻轻地揉动我的双手,两座乳峰在我手中越来越挺拔。

“你不但可恶,还很讨厌。我同意你这样做了?”葛玲玲咬着红唇,狠狠地瞪着镜子里的我。

“有些事让女人同意了再去做多没意思。”我用手指夹紧两粒硬硬的乳头。

葛玲玲反应强烈,她的身体越来越烫,我感觉到她不断升高的体温,她也感受到我的热情。完美的玉背上,一根火热的巨物正在摩挲葛玲玲的背脊,她下意识地向后靠,我猜她是想测量我巨物的硬度和宽度。可笑的是,她嘴上仍喋喋不休:“你可别放肆喔。”

我放肆吗?我自己给予肯定的回答,我确实放肆。我的手拉开绷紧的胸罩,把两只完整的乳球托出了上衣,让这两只浑圆丰满的乳球沐浴在柔和灯光下,我仔细地观察这两个可爱的东西,许是上天恩宠,成熟的葛玲玲依然有粉红娇嫩的乳头。

用手指轻弹乳头,敏感的葛美人立即发出悦耳的呻吟。

“你会后悔的。”葛玲玲咬着红唇,好象在忍受煎熬。

“现在让我死我也不后悔。”双手从乳房上移开,我在她丝滑的玉背上搜寻着,终于,我找到了一个扣子轻轻挑开。葛玲玲的上衣里掉下了一件黑色胸罩,我眼明手快,趁着葛玲玲正陷入迷离,迅速地把黑色的胸罩塞进我的口袋。

“嗯,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因为除了摸,你什么也做不了。”葛玲玲闭着眼睛,她的身体一直处在我的爱抚之下。她很陶醉,只是她的镇定、宽容令我吃惊、疑惑不解。

“那可不一定,难道你没有感觉我现在很需要吗?”我又把下体紧紧地贴着葛玲玲背脊。我相信滚烫的肉棒已经透过我的裤子向葛玲玲的身体传输索爱的热度,这一热度足以融化最冰冷的女人。

葛玲玲一点都不冰冷,她和我一样,身体火热得如喷发的火山。

“你,还是会后悔的。嗯,嗯,我低估了你,你一点都不老实。”葛玲玲睁开了双眼,她看了看镜子里的我,然后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也猜错了你,我以为你很冷淡。”我的手臂强壮有力,我的双手却很温柔。

丰满高挺的肉球在我手中得到了最温柔的爱抚,细腻的肌肤几乎适应了我的流连。

“我是很冷淡。除了大维,没有其他男人碰过我的身体。”葛玲玲呆呆地看着我一遍又一遍地揉弄她的奶子,她不可能不动心、不可能不动情。

“我真的幸福。”我早已动情,现在缺的就是勇气。

“恰恰相反,你会难受死的,因为你得不到我。”葛玲玲似乎于心不忍,她温柔地抚摸我的手背,劝我别白费心机。

我愤怒了:“这时候你不同意,我只能采取暴力了。”

“哦,你敢?”柳眉轻挑,葛玲玲满脸讥诮,她没有意识到这种讥诮会惹来报复。

我咬牙切齿:“当然敢。”

葛玲玲一笑:“你敢也没有用,我月事来了。”

“什么?”我懊恼不已,大叹时运不济,已经到口的肥肉却吃不了,这痛楚简直难以形容。

“所以我劝你还是把手放开,免得受尽折磨。”葛玲玲拉开我的手,修长的双腿不停交叠。说我受尽折磨,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既然如此,那干脆大家一起受尽折磨算了。”我弯下腰,咬着葛玲玲的耳垂。

葛玲玲的耳垂很丰满,穿有一个小孔但没有戴耳环,我正好一点一点地咬,最后,把嫩嫩的耳垂含在了嘴里。

“别这样对我,小樊就在旁边。”葛玲玲避开我的挑逗,却无法避开我雨点般热吻。她雪白的脖子上留下了一片片红印,红印就如同一朵朵雨后的红梅,这就是情人间所谓的“爱的烙印”,不知杜大维发现这些烙印后会不会暴怒?

“十个樊约也比不上你。”我陶醉葛玲玲身上的幽香。

“你放不放我?”耳鬓厮磨的缠绵让葛玲玲难以抑制她的情感,她微微地打开了双腿。在我亲吻中,她恼怒地踢掉了鞋子,露出粉嫩的脚丫。

“我不放。”我的舌头舔到了她的锁骨,锁骨很白、很销魂。

“你别这样。如果你现在放手,也许以后我会给你机会。”葛玲玲似乎与理智做出最后的决斗。

“让以后见鬼去吧,我只在乎现在。”我确实讨厌以后。青春无价、时光如梭,多一秒享受美人恩,就多一分幸福。

“小樊在旁边,万一她看见了怎么办?”葛玲玲挺起了高耸挺拔的胸脯。

“看见就看见。”我不以为然。心想樊约固然青春美丽,但和葛美人相比,简直如繁星与浩日争辉,无法相提并论。

“真可恶,别摸啦!反正也不能做,你要怎样才肯放手?”葛玲玲不合时宜地制止我的手,但我的手越来越大胆,几次滑进她的牛仔裤里。

“吻我。”我呢喃。

“不行,我绝对不会亲老公以外的男人。”葛玲玲猛地摇头。

“是吗?那并不等于别的男人不能亲你。”说完,我强吻上去。

“嗯唔。”葛玲玲愤怒的美脸被我向后拧转,我从她身后迎上去,叼住了她猩红的嘴唇。反抗并没有我预想中的激烈,我一点一点地用舌头撬开她的牙床。

葛玲玲紧咬牙齿,拒绝我的侵入。

其实,男人只要吻住女人的嘴巴,女人终究会把嘴张开的。因为她要呼吸,鼻子无法承受急促的气息,想呼吸顺畅的唯一办法就只有把嘴巴张开。

葛玲玲张开嘴巴的时间比我预料的要长,她很能忍,但我不能忍。我用手指夹住了葛玲玲的乳头,大拇指按在乳头上面一阵狠搓,葛玲玲顿时全身颤抖,小嘴也在颤抖中微微张开。我瞅准时机,舌头一卷而入,疯狂地吞噬她口腔里的一切。

“晤呜……”

没有比女人的口水更美味的琼浆,也没有比女人的口水更解渴的玉液。葛玲玲的琼浆玉液香甜可口、源源不断,我闭上眼睛动情地吞咽,还想把一条软软的的东西含住。突然,葛玲玲关闭牙齿咬住我的舌头,我大惊,赶紧睁开眼睛,看见葛玲玲似笑非笑。我心一动,左手滑过她平坦的肚脐,探入了平滑的小腹。

“哎哟,别咬。”手被抓住的同时,我的舌头也被葛玲玲用力咬了一下,痛得我哇哇大叫。

“知道痛了吧?这下你应该印象深刻,还不放开你的臭手?”抹去嘴唇上的唾液,葛玲玲看了一眼床上的樊约。

“玲玲姐,你别糊弄我了。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来月事了?”松开了双手,我仍然不死心。虽然我知道问了也是白问,但我还是要问。

“你不相信?”葛玲玲翻了一下眼皮,开始整理凌乱的上衣。

我盯着饱满的乳房猛吞口水:“我有点不相信,我想看看。”

“你真恶心,有看的必要吗?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你相信?告诉你,你今天已经很过分了,看在今天你送我生日礼物的分上,我原谅你。如果你胆敢再放肆,哼!”葛玲玲迅速穿好衣服,唯独缺少一样东西。看她四处寻找的时候,我暗暗好笑,因为我知道葛玲玲一定在找胸罩,她的黑色蕾丝胸罩此时却在我的口袋里。

“把我的内衣拿出来。”葛玲玲瞪着我。

“不给。”我莫名其妙的坚持。

“别把我惹急了。”葛玲玲冷笑。

“把你惹急了又怎样?你以为我真的怕你?我告诉你,你的内衣就在我口袋里,但我不会还给你。不仅如此,我还要脱光你身上的衣服。”

葛玲玲满脸讥讽:“你想都别想。”

我在叹息,对女人温柔是我以前遵循的教条。我遵循了许多年,但我发现这些年里身边连一个像样的女人都没有。而在这半个月里,我用蛮横无赖甚至卑鄙下流的手段获得了几个女人的芳心。无论是戴辛妮、王怡,还是小君。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继续温柔下去,也许我将一无所有。

如今我已不再相信温柔,这是一个弱肉强食,主动争取的世界。至少,我不相信用温柔可以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女人,女人有时候需要的不是温柔,而是被征服。

“你不给我看,我不会死心。我不死心,也许就会用暴力。”我突然冷冰冰地警告葛玲玲,凌厉的气势锐不可挡。

葛玲玲感觉到我语气不善,她惊讶地抬头望着我,完全被我居高临下的气势所震慑,但端坐着的她仍然凶悍:“别动不动就把暴力挂在嘴边,我不怕。”

“你怕不怕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达到我的目的,我的目的就是脱下你的裤子。”我一字一句地说出来,不但斩钉截铁、铿锵有力,而且绝不容妥协。

葛玲玲的坐姿很美,但我很明显看出她四肢发僵,从她闪烁的眼神里,我清晰地感觉到她的气焰正在萎缩。她看看客房的大门,确认根本没机会逃跑;又看看沉睡的樊约,似乎打消了找樊约做帮手的念头。犹豫了好长时间,葛玲玲才恨恨道:“李中翰,你最好记住今天,我会十倍奉还的。”

我冷笑:“十倍不够,一百倍还少。是我动手昵?还是你自己脱?”

“不用你来,我自己脱。”葛玲玲低下了高贵的头,她尖尖的手指剥开黄铜钮扣、拉下了拉链,动作优雅又充满诱惑,就如同她脱鞋子一样充满了诱惑,这种诱惑绝不是正常男人可以抗拒的。

我很正常,所以我硬了,硬得厉害。

脱女人裤子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虽然我知道葛玲玲脱掉裤子后我什么都不能做,但我还是很期望她在我面前脱掉裤子,至少可以看看她的屁股,满足我内心的占有欲。也许将来我会沾沽自喜,葛大美人曾经在我面前脱过裤子。

微微抬了抬臀部,葛玲玲把牛仔裤脱下来了,露出圆圆的屁股和黑色蕾丝内裤。

包里着阴部的地方微微鼓起,白色的卫生棉露出了一小截。

她的月事真的来了,我失望至极。不过失望之余,我还是看到了兴奋的东西。

小巧的内裤外,有几根卷曲的阴毛爬出内裤边,与它的主人一样都桀骜不驯。

“失望了吧?李中翰先生。”葛玲玲得意地冲我冷笑,就好象一个人拿着一根骨头在逗一条饿了半天的小狗,却不给可怜的小狗舔一下。

我就像这条饥饿的小狗,因为饥饿变得烦躁不安。出于心有不甘,我针锋相对:“继续脱。”

“真恶心,难道非要见到血你才死心?”葛玲玲勃然大怒,干脆把牛仔裤完全褪到了脚踝边。柔和的灯光下,一双匀称修长的大腿令我堂息。

“说对了。”我大声说。

“你不怕吵醒小樊就请继续。我说过你不会得到我的身体,一辈子也别想。”

葛玲玲就像一头凶狠的母斗牛。如此劣势下她还能狠话连连,我心里不得不佩服。

“把内裤也脱了。反正要看,我就看仔细点。”这是我放弃前的最后一个要求了。

看看时间不早了,美国期货市场即将开市,我已做好回公司的准备。

“既然你不觉得恶心,那你就来脱吧。”葛玲玲厌恶地看着我,我与她就像两个武士,不停转换攻防。

我冷笑一声走过去:“好,你站起来,我来脱。”

“贱男人。”葛玲玲怒极大骂,先站起来踢掉脚边的牛仔裤,然后婀娜转身,双手扶在梳妆台,单腿跪在凳子上,圆圆的屁股微微撅起。

这个姿势令我的下体极度充血,不但硬了,还硬得厉害。我心里明白,葛玲玲是故意摆出诱惑的姿势,她在戏弄我,故意让我欲火焚身。

我发现镜子里的葛玲玲果然在偷笑。

郁闷至极的我走向前,手指勾住她性感小内裤的两侧往下拉。

“哎!”一声叹息,我终于见到了经血。

比较起来,葛玲玲的屁股比戴辛妮的屁股小一些,但葛玲玲的屁股够圆,简直就像一个大肉球,踢上一脚或许真会滚动。看她浑圆的屁股,我更想做爱。何况我还见到了一条紧闭的小肉缝,这是一条令男人疯狂的小肉缝,肉缝的周围很丰满湿润,粉红的阴唇边稀疏分散长着若干绒毛。要不是充满经血的卫生棉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骚异味,我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舔吸。可惜,此时此刻我只能遗憾地叹息。

“怎么样?死心了吗?我不介意你多看两眼。”葛玲玲摆动她的臀部,让浑圆的屁股高高撅着,这是在向我挑衅、向我示威。上帝啊,你对我真不公平!我极力地平复心中的欲火,很温柔地提醒葛玲玲:“好啦,把裤子穿起来吧。房间空调够冷的,小心着凉。”

“我偏不穿!你说,我的屁股漂亮吗?”葛玲玲依然撅着屁股,扭头过来媚笑。

媚眼里水波荡漾,纤纤的玉指在圆润的股肉上滑行,不停打圈圈,每次将要滑进股沟时又戛然而止,诱惑的呻吟随即绕进我的耳里。

天啊,我快疯了。我敢肯定这个女人有虐待狂倾向,她故意折磨我、戏弄我、挑逗我,可是我却只能干着急。我想今天要嘛就被急死,要嘛就被活活气死。

“李先生,你刚才不是很霸道吗?不是很凶吗?你不是说你很需要吗?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呀丨”不知是不是酒精作祟,葛玲玲极度亢奋和嚣张。见我无语,她越发得意,摇动的屁股配合着呻吟,轻扭的细腰甩动着大乳房:“嗯,小翰,姐姐我好热。”

我忽然发现葛玲玲骚嗲起来,足以要人命,要男人的命,强横的诱惑力一点都不比小君差。如果不是眼神里不时流露的凶狠,我一定以为葛玲玲对我情意绵绵。

真难以想象,葛玲玲的演技如此娴熟,她完全可以饰演一个发情的荡妇。

“热?热就去洗冷水澡。”我苦笑。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洗呢?”不依不饶的葛玲玲拉长了尾音。

我恨得牙痒痒的,见她还在搔首弄姿,我又好笑又好气,忍不住飞起一脚,踢到她肉肉的屁股上。

可这一脚踢出,我马上就后悔了,后悔死了!

葛玲玲脸色瞬间大变,她连内裤都没有穿好就扑了过来,嘴里大叫:“你敢踢我?你这混蛋、王八蛋、臭流氓,我要杀了你。”

只觉眼前一花,我本能地举起手臂相档,可是一挡之后左臂立即火辣刺痛,仔细查看,手臂上五道血痕历历在目。我又惊又怒,还没有反应过来,葛玲玲又扑了上来。我不敢再挡了,只有闪避,但根本来不及!一阵声响过后,我的脖子一阵刺辣。

天啊,这是什么女人啊?我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

葛玲玲如影随行,追得我满屋子跑,从卧房追到前厅,从前厅追到浴室,又从浴室追回了卧房,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我打量一下战果,发现损失惨重、伤痕累累,连衬衫的钮扣都被扯脱。

葛玲玲双手叉着柳腰,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神依旧冷峻。

我头皮发麻、胆肝俱裂,这次真的体会到为什么杜大维怕葛玲玲怕得要命。

葛玲玲喘息了一会,又向我走来,我赶紧大声求饶:“玲玲姐、玲玲姐有话好说,看在我喜欢你的分上,这次算了。”

“算了?哼,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女人不是好欺负的。”葛玲玲的样子很怪异,她只穿着小内裤,上衣春光也若隐若现,但她居然一副凶神恶煞的口气,我真不知道是爱她还是怕她。

“我没欺负你,我只是跟……跟你开玩笑。”我看起来嘻皮笑脸,其实内心恐惧。

“开玩笑?非礼我的身子、脱我的裤子还敢踢我,这是开玩笑?你李中翰今天能离开这间屋子的话,我改姓李。”葛玲玲怒气冲天。

“我道歉,我接受惩罚,你消消气。”

“好,你转过身让我踢十脚,我就原谅你。”

“踢五脚可以吗?”我哭丧着脸。

“二十脚,我讨厌讨价还价。”葛玲玲大声呵斥,也不怕吵醒樊约。

“好吧。”我老老实实转过身子准备接受惩罚。

“你是穿皮鞋踢我的,你现在把鞋子脱下来,我也要穿皮鞋踢你。”葛玲玲恨声道。

“我鞋子大,你穿不合适。”我想笑,她的小脚能穿我的鞋子吗?

“少废话,你脱不脱?”葛玲玲凤眼圆睁。

“好。我脱,我脱。”我慌忙脱掉了皮鞋。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